美地产豪门之子 纪录片中说漏嘴“认罪”

伯曼是德斯特读研究生时的朋友,两人关系密切,怀尔德德斯特甚至曾在伯曼的婚礼上挽着她的手进入礼堂。在德斯特妻子失踪后,伯曼还曾担任他的发言人,罗伯特·德斯特调查人员一直怀疑伯曼知道他的秘密。就在2000年,调查人员重启凯瑟琳失踪案调查,准备到洛杉矶去拜访伯曼时,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consumercamp.net/,怀尔德却发现她已中枪身亡。根据警方掌握的信息,伯曼遇害时,不能确定德斯特在洛杉矶。

倒数第二集中,出现了一封当年由德斯特给伯曼的信,信中有一个手写地址。这个地址也出现在伯曼遇害后警方收到的一封匿名信中。匿名信称伯曼家中有一具尸体。两个信封上地址的字形似乎一模一样,连比佛利山的误拼都一样。纪录片中制片人请来分析德斯特笔迹的文件痕检官得出的结论是,纸条笔迹中的细小抖动“是某个人独有的,且只属于这个人”。虽然警方早年的笔迹分析也显示两者之间的相似性,但仍没法证实德斯特是否是那个给警方写匿名信的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