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原创】超短无题cp:GGxSS

他不喜欢这些宴会,从来都不喜欢。但是,他又不得不参加。因为就社交而言,宴会实在再适合不过。

“萨拉查!”戈德里克挤开人群来到他身边,不由拒绝地将手中的酒杯与萨拉查的酒杯轻碰,发出悦耳的声响,他高兴道,“生日快乐!”

这个***……横跨几乎半个场地就为了跟他说一句“生日快乐”?萨拉查忍不住将嘴角勾起一个嘲讽的弧度,“……谢谢。”

“不客气!”戈德里克爽快地说,开始对萨拉查讲述各种他认为有趣的事。最后,他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好友的表情,问道,“额,萨拉查,你不会不耐烦吧?我太吵了吗?”

戈德里克不知道是真傻还是装傻,总之他对萨拉查的客气话居然当真了,“那就好。萨拉查,我有一份特别的礼物要给你,你能跟我来吗?”他走到萨拉查前方确保他能看见自己,然后直直盯着比他矮半个脑袋的萨拉查,严肃得不可思议。

绯红的,热情得像太阳的眼睛直视自己,萨拉查瞳孔微缩了一下,抿唇不答。可是戈德里克今天居然格外坚持,他耐心地跟萨拉查进行时间消磨战。

最终,萨拉查放下了手中的酒杯。戈德里克松了一口气,再次露出笑容。他伸手想去牵萨拉查,却被萨拉查躲开,“格兰芬多先生,请注意你的礼仪。”看着戈德里克瞬间露出的挫败表情,他微微勾起了唇。

不过格兰芬多是不知道什么叫做放弃的。戈德里克很快振作精神,带着萨拉查悄悄从走廊离开。那熟练的身手让萨拉查怀疑到底谁才是这个房子的主人,为什么戈德里克似乎比他还要熟悉这里?

戈德里克好像猜到了萨拉查的反应,毫不掩饰自己的愉悦,“萨拉查,我们做了这么多年朋友,甚至一起创建了霍格沃茨。”

“好吧,我是说我们来过你家,还不止一次,甚至还住过不止一晚。这些时间足够我把这里的布局弄清楚了。我又不像你,能整天闷在书房或者魔药工作间不出来走动。”他夸张地感叹了一下,“你都不知道,我听家养小精灵说你曾经一个月没出魔药工作间是怎么样的表情!萨拉查,你没有无聊死真是个奇迹!”

“戈德里克,我也对你的冲动表示诧异。”周围的道路越来越偏,甚至已经是萨拉查没有踏足过的领域,这种感觉让他有些不安,他停了下来,“戈德里克·格兰芬多,我想你需要让我知道我们将去哪里。”

“萨拉查·斯莱特林,我想你需要相信我。”戈德里克也十分正经地回了一句,又自己绷不住,笑了起来。他突然抓住萨拉查冰凉的手开始奔跑,猝不及防的萨拉查就被他带着跌跌撞撞地跑。

很快,他们转进了一个小屋子,而这个空旷的屋子里除了另外一扇门什么也没有。戈德里克打开那扇门,清新的空气扑面而来。他率先走了出去,呆愣的萨拉查也很快反应过来,走出了屋子。

这个屋子似乎建造在某个森林中央,前方有一个湖,四周树木高大,几乎要把月光遮完。不过戈德里克似乎早有预谋——因为四周的树上有很多玻璃球,而每个玻璃球都被星星点点的荧光充满,在看不见细线,或者说可能是用魔法漂浮着的情况下,它们悬浮在半空,有些甚至就在你手边,这样的场景真的很美。

“不完全是。”戈德里克很满意地看着四周,又朝萨拉查热情地看过来,“不喜欢?”

“如果换成任何一个少女,那么我恐怕她要被你这难得的浪漫冲昏头脑。但是戈德里克,我不一样。”

萨拉查在他动作的那一刻就将魔杖握在手中,毫不犹豫地念道:“盔甲护身!”然而戈德里克的魔法不是冲着萨拉查去的,他的盔甲护身没起任何作用。

萨拉查惊异地看着身后的房子被大火吞噬,再转身时白皙的脸因为热浪而变得绯红,“格兰芬多!你疯了吗?你知道这是哪里?还是说,聪明的你知道怎么回去?”翡翠的眼眸更加阴沉,戈德里克知道他是真的生气了。

萨拉查生气时跟他不同,他会愤怒地大吼,而萨拉查是越生气越冷静,手段也更狠。

如果不能安抚好愤怒的萨拉查,那今天的计划就全完了。意识到这点的戈德里克立刻收起魔杖,任由萨拉查的魔杖对着他,“因为只有这样,我才能保证你接下来会安静地听完我的话。萨拉查,听我说,好么?”

“但是,你不一样。”他强调,“你信奉纯血,但是又不会故意排挤混血。你高贵优雅,或许还有些高傲冷漠,却从来不无缘无故伤人。你强大,却喜欢在自己的世界里,拒绝任何人的靠近。”戈德里克紧盯着面无表情的萨拉查,紧张地舔了一下干燥的唇,“我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的,我总是喜欢呆在你身边,看着你看书、午睡、喝下午茶,或者捣鼓各种奇怪的东西——我不是说魔药是奇怪的东西,它只是其中一部分,我也不是说你喜欢……好吧,我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反正当我听到你要联姻的消息时很不冷静,很想直接冲过去找你,让你不要联姻。罗伊娜说这是爱,但我不知道,我只是想永远跟你在一起。”

他拿出自己的魔杖大声道:“呼神护卫!”银色的蛇从杖尖显现,对着萨拉查吐了吐信子,又游到戈德里克手上,顺从地盘起来。萨拉查眸光微微闪动了一下,又恢复一片沉寂的绿色。

“萨拉查,你愿意跟我永远在一起吗?”戈德里克轻拍手掌,所有的玻璃球应声而落,在地上碎出好听的声音,然后中间的荧光慢慢升起,漂浮在两人周围,围绕着他们打转。戈德里克不顾萨拉查的魔杖直接抱住了他,再问了一次,“萨拉查·斯莱特林,你愿意永远跟我,戈德里克·格兰芬多,在一起吗?”

因为紧张而加速的心跳通过魔杖清晰地传到萨拉查手上,戈德里克一向偏高的体温温暖着他偏低的体温,就连空气似乎也开始升高。灼热的呼吸喷洒到后颈,麦戈德里克微微有些痒。萨拉查不自在地动了一下,戈德里克立刻把他抱得更紧。

“等等!萨拉查!不要说!我还没有准备好!”戈德里克立刻疯子一样大叫,并试图稳定自己颤抖的身体。

“放开。你要勒死我了。”然而戈德里克完全没有放手,萨拉查沉下脸色,“我数三声,你再不放开,就不要再想听见我说话。一……”

萨拉查整理了一下被戈德里克弄皱的袍子,冷静地看着他,“戈德里克,我得说我很意外。然后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我不愿意。”那火红色的眼眸瞬间冷却,萨拉查等了一会儿,才继续开口,“首先,我不认为你看到了真实而完全的我,你可能是把我的形象美化了。就像陷入相思的笨蛋。”他嘲讽了一下,“然后,我不认我们适合在一起。我们有很多的理念不合,或许可以做朋友,但不可能成为伴侣。”萨拉查打量了一会儿戈德里克,然后准确地把戈德里克左手末的戒指摘了下来,无法确认启动时间的他只能注入魔力来尝试,而他知道自己猜对了,这是一个门钥匙。

你随便问一个巫师萨拉查是谁,他都会告诉你那是黑公爵,喜怒无常,是最具盛名的黑魔法师,但没人知道,在此之前他曾经因为研究黑魔法而被追杀。那时候整个巫师界都没有他的立足之地,他必须时刻防备着有人会从暗处杀了他。有次他从一队人手里逃走,伤得很重,在意识最后清醒的时候冲进了一个山洞,根本不能对山洞做出任何防御,只能听天由命。

他是真的以为他会死,可是他却再次看到了这个世界,也看到了戈德里克。他醒的时候戈德里克正在跟追杀他的那队人对战,狼狈至极,却依然不肯从洞口离开。

压抑地咳了一声后,他用无杖魔法招来了自己的魔杖,对着那几个巫师用了一个石化咒,一个四分五裂。战斗结束了,戈德里克抱着食物担心地看着他,嘴巴一直说个不停。他很虚弱,根本没精力去听戈德里克到底说了什么,只知道那段他偶尔清醒,偶尔昏迷的时间里,戈德里克一直在照顾他。直到自己能独立行动,戈德里克被怀疑他行踪的好友跟踪时,罗伊娜和赫尔加才知道这里。

施展了一个荧光闪烁,周围一小圈范围立刻被照亮,也让他看到了地上的信。毫无疑问,这是戈德里克给他的。萨拉查沉默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弯腰把它捡了起来。很正式的信,甚至还有格兰芬多家族的家徽蜡封,一点也不像戈德里克的风格。

如果你能看到这封信,那我的告白一定是失败了。因为如果成功的话就会由我捡起它,而它会在我碰到的一瞬间变成灰烬。好吧,其实我不太认为自己会成功,我想你一定会理智地找各种各样的理由拒绝我,比如告白是因为我的冲动啦,比如我们不适合啦,比如家族不同意啦,再比如观念不合啦……总之你就是有那么多我觉得莫名其妙理由。

杖尖的光芒亮了一点,萨拉查惊讶地发现整个山洞都被刻上了密密麻麻的字,只有一句话——我想你,萨拉查。

每次想见你想到疯狂,我就会来这里刻下我对你的想念。有这个山洞为我作证,萨拉查,我真的不是一时兴起。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考虑那么多,我只是想要跟你在一起而已,简单地在一起。如果有人反对,萨拉查,我的爱人,你不是最杰出的黑魔法师么?

我知道我有很多毛病,但是别否认,你也一样。有时候我不赞同你的行为,并不是我错了,不是么?我知道我们有很多很多不同,我们需要去调解、去磨合,但这需要时间。我相信,我会在这个过程中更了解你,而你也会更了解我。

萨拉查看着抱住空气傻乐的戈德里克,很久后,他沉默地走到了他抱住的那个地方,张开双臂回抱那个幻影。

“嘭——”轻微的空气爆炸声让萨拉查本能地松手想退,而那个人根本没给他这样的机会,在到达的一瞬间就狠狠锁住了他。挣扎几下没有结果后萨拉查就不再纠结,大方地回抱住戈德里克,汲取对方身上熟悉的、阳光的味道。

每次都能得到回应的戈德里克乐此不彼,萨拉查也难得好脾气地陪他。即是只是回应一个简单的“恩”也能让戈德里克满足。叫了不知道多少次以后,戈德里克抱着萨拉查坐了下来,把头埋进对方松软的,微微卷曲的长发里,闻到一股好闻的玫瑰花香味。萨拉查配合地躺在他怀里,这样温顺的萨拉查让戈德里克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享受够了温馨,萨拉查首先开口:“你是怎么来的?”在他改变主意的时候,恰好出现?

戈德里克将右手的黑袍袖撩上去一些,露出一个银色手镯,骄傲道:“门钥匙。我可没说我只准备了一个门钥匙。”他好心情地吻了一下萨拉查的发顶,“这个门钥匙的启动时间是你站在我幻影前面的时候,它会把我带到我幻影所在的地方。”

“……”萨拉查沉默了一会儿,突然笑了一声,“我本来不知道的。你果然是个没脑子的笨蛋。”

“好吧,也没什么。其实我本来打算直接在生日宴上当众向你求婚的,那样你就没法逃避了!但是罗伊娜跟赫尔加都不赞同。”

想象了一下那个场景,萨拉查觉得自己应该会给戈德里克一个黑魔法。“那你真应该感谢她们。”

“赫尔加帮我准备了那些玻璃瓶,罗伊娜让我在山洞中留信并用上幻影,还设定了第二个门钥匙。而这些都用上了。萨拉查,他们真的是很棒的朋友!”

是啊,很棒。完全没有问过他的意见,整件事情从头到尾都将他蒙在鼓里。萨拉查嘲讽地想。“你的告白,还有信的内容,都是罗伊娜想的?”

在萨拉查思考要怎么惩罚两个好友的时候,戈德里克吻了他。温热的,柔软的事物贴上自己的唇,萨拉查慢半拍才反应过来那是戈德里克的唇。萨拉查觉得或许他今天受到太多刺激了,反应力变慢,连愣神的次数也比任何时候都多。

戈德里克笨拙地用嘴唇摩擦萨拉查的嘴唇,留恋地停了很久后才微微探出舌尖勾勒萨拉查的唇型。那是一个很薄,又很完美的唇,它总会吐出一些让自己愤怒的话语。戈德里克愤恨地咬了一下萨拉查的下唇瓣,吃痛的萨拉查立刻紧紧抿起了唇,绿眸里透出愤怒的冷意。

搞砸了。戈德里克尴尬地想,最终还是回到萨拉查紧抿的唇上,努力消除萨拉查的怒气。萨拉查原本因为愤怒而绷紧的身体慢慢放松下来,戈德里克立刻趁机撬开萨拉查的牙关,汲取对方的气息。萨拉查犹豫着探出舌头回应戈德里克,感受着那份毫无保留的,热情的爱。

“萨拉查·斯莱特林,你愿意永远跟我在一起吗?”两人的唇终于分开,戈德里克声音沙哑地第三遍问这个问题,但是他知道这次他会得到一个不同的答案。一个让自己期盼了很久的,满意的答案。

他们相遇在萨拉查的生日宴会上。戈德里克的父亲不断对自己儿子夸耀斯莱特林家族的继承人如何如何优秀,并强迫他看向宴会中心那个微笑的少年。确实很优秀,戈德里克想,萨拉查体现出了完美的贵族风范,礼节周到,所有人都喜欢他。比起他这个格兰芬多家的长子,实在好太多。戈德里克不喜欢贵族,也不太喜欢规矩。

后来大人们都有了自己聊天的对象,没人再围着萨拉查,也没人再管着戈德里克。戈德里克这才发现萨拉查独自一人时的淡漠气质与宴会格格不入。他端着手中的果汁来到宴会角落的阴影处,萨拉查抬头看他,神情冷漠。

戈德里克觉得这个脸色有些苍白,有着翡翠眸的少年很好看。像一件水晶制品……对,就是父亲书房里被自己打坏的那个水晶娃娃!他简直太漂亮了!

“嘿,我叫戈德里克·格兰芬多,一起玩吗?”他将手中的玻璃杯伸出,等待对方的杯子靠上来。

然而……萨拉查只是淡淡看了他一眼,就又低头抿了一口自己杯中的果汁,完全不理会戈德里克。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consumercamp.net/,麦戈德里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