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拉查 – 杨梓翼

戈德里克梦见了未来,一个噩梦,他模糊地看见一个隐藏在黑暗中的男子,抬起一把闪烁着不详的剑朝萨拉查刺去,萨拉查走在前面,背对着那个黑影,毫无所觉危险的迫近。

戈德里克长大了嘴吼叫着,在近乎真实的梦境中,但他无法动弹,直到一个清水如泉浇灌在他的脸上,用刺骨的寒冷劈开黑暗,将他带离那个可怕的梦境。

戈德里克醒来第一件事就是抱紧那个叫醒自己的人,他一遍遍地亲吻对方的额头和脸颊,眼中的惊恐在对方耐心的安抚中慢慢消退,死死搂住萨拉查,戈德里克再次陷入了梦境中。

戈德里克知道,那个不详的未来正在靠近,因为黑暗的梦境越来越频繁,从一开始的半年,到一月一次,再到后来每天都梦见,梦境也越来越清晰,甚至可以看见那把剑上闪烁的红光。

戈德里克陷入到了不可抑制的焦虑中,周围人都被他影响了,萨拉查提议他们两单独离开,去一个地方探险,戈德里克觉得正好,远离人群可以减少危险,可以保护萨拉查。

萨拉查发现戈德里克总是夜晚被噩梦惊醒,次数频繁的令人不安,他悄悄抽取了戈德里克的血,却发现了包含恶毒诅咒的剧毒,罗伊娜提供了解毒草的位置,时间已经开始倒计时,萨拉查只能带上戈德里克一同前往。

那是一个幽暗曲折的洞穴,在进去前,戈德里克似乎爆发了什么不为人知的恐惧症,他拿剑的手都在颤抖:“萨尔,如果里面有危险怎么办?”萨拉查只是笑,微笑着凑近这个在自己面前宛如大男孩的英俊巫师:“别担心,有你在我背后,没有人能伤害我。”

为了安全起见,两人一前一后进入了洞穴,路过一簇魔水晶后,戈德里克被那光晃了一下,稍稍落后了几步,随后,戈德里克第一次在清醒的时候看见了那个令自己心肝俱裂的噩梦,萨拉查的身后,一个半边身子藏在黑暗中的男子,举起了手中的剑朝前面一无所觉的人刺去。

戈德里克在这一瞬间反而冷静了下来,他大步上前,抬起手中的剑,坚定的刺向那个黑影,剑身穿透血肉的实质感伴随着熟悉的声音在耳边炸起:“戈迪,你在做什么?”

戈德里克低头,那个倒在他怀中的黑影拥有了一张萨拉查的脸,戈德里克感觉手中有什么坚固的东西,再一看,正是那把闪烁着银光刺穿萨拉查的宝剑。

戈德里克听不见任何声音,他只能看见萨拉查朝他牵扯出一个满含痛苦的笑容,萨拉查似乎在说着什么,但戈德里克已经无法分辨,他终于挣脱了梦境的束缚,可以在现实中悲痛的哭嚎。

未来的萨拉查死了,死在了过去那个看见未来的戈德里克手里,这个诅咒内容很简单,希望你的眼只看得见未来,而看不见现在。

没有人知道诅咒来自哪里,正如没有人知道,那个因为诅咒亲手杀死萨拉查的戈德里克,他因为心碎而死,他死死抱住萨拉查再也没有松手。

生前无法共欢笑,死后能得同棺寝,或许这就是他们最好的happy ending吧。

ooc属于我,个人理解的教廷屠杀,我并不觉得一个愿意办学的黑巫师坏到哪里去,我理解的萨拉查,一直是一个护短又温柔的人。

萨拉查斯莱特林语c个人戏补全,微含狮蛇就不打tag了,顺便有点意识流,所以解释一下,萨拉查解救那些被父母当做魔鬼打骂折磨,交给教廷准备烧死的小巫师们,第一人称。

我很生气,那些小巫师,他们还只是孩子,为什么要受到这样的对待!为什么!为什么把他们称为怪物,既然是你们自己的孩子,有罪的不是你们这些生下他们的父母吗!这些孩子们记忆里满是黑暗和悲伤,想要保护自己的心转化为锋利的魔力风暴,攻击着每一个靠近的人。

尽量放温柔语气,安慰着眼前充满攻击性的孩子,不顾他暴动的魔力划破自己的皮肤,一步步靠近对方,无杖无声咒,眼前的孩子陷入沉眠,把孩子抱在怀里,转身离开地牢。一个个黑魔法洒向前仆后继的教廷军,站在尸堆上,冷酷的用魔法搜索出每一个活着的人,杀死,只有如此,才能保证霍格沃茨和小巫师的安全。麦戈德里克

临死的哀嚎换起了童年黑暗的过往,冷笑着甩过去一个切割咒,让人死的痛苦一些。闭眼平静了一下,用戈德里克给的召唤咒叫来了他的狮鹫,带着孩子回到了霍格沃茨,和好友们交代了身上血迹的由来,朝满脸担忧的戈德里克牵扯了一个笑容,转身抱着那个孩子前往地窖。

这些饱受折磨的孩子,该怎么办?他们内心极度敏感且饱含攻击性,如果不能好好安置,对他们自己和霍格沃茨来说都是一场灾难……

最终的结果确定了下来,我把我的过往交由分院帽,让他把所有内心中覆盖着阴霾的孩子交由我来照看,至少我可以确保他们拥有强大的力量,确保他们内心强韧,不再受困于黑暗的过往。至于爱和其他那些,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consumercamp.net/,麦戈德里克霍格沃茨会成为他们的家,而家会教会他们的……

于是那个村庄连灰都没有剩下,收到消息的教廷援军只看见了一篇郁郁葱葱没有任何开化痕迹的原始丛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