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月谈》真实记录四川高原上的少年足球梦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consumercamp.net/,费尔南德斯

2002年,中国国家男子足球队首次进军世界杯。在各大城市,街头随处可见穿着球服的球迷,商场、酒馆都布置有足球元素,空气中弥漫着激情的味道。

那一天,在海拔接近4000米的藏区高原,一个名叫四郎泽仁的12岁藏族少年打开电视机,平生第一次观看世界杯。

四郎泽仁出生在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稻城县,一个风景如画的地方。黝黑的皮肤、标准的运动员身材,记者第一次见到四郎泽仁时,他行色匆匆,因为上午有训练,为了节省时间,连早饭都没吃。但一谈起足球,他双眼晶亮,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如今,四郎泽仁是一名基层公务员,职业足球运动员的梦想虽未实现,但逐梦过程中兜兜转转的经历,成为他一生的财富。用四郎泽仁自己的话说,现在他正通过另一种方式,来实现少年时的梦想。

四郎泽仁我小时候,整个稻城县只有一个篮球场,想踢球也没有条件,只能通过电视了解足球。

我当时看的第一场比赛,是2002年韩日世界杯卫冕冠军法国队对战塞内加尔队,后者是我之前连名字都没听说过的国家。让我惊讶的是,那场比赛法国队居然输了。我觉得这是足球给我上的第一课——在足球的世界中,不管是以弱胜强还是绝地反击,一切都有可能发生。四川足球运动员

我上初中一年级的时候,成都温江在教育上对口帮扶我们稻城县,我因为成绩在全县排前15名,获得了交换去温江读书的机会。那算是我第一次离开家乡去往城市,很多东西都不懂,还闹了不少笑话,比如在老家喝惯了泉水,到了那里见到自来水就直接对着喝。

我当时在班队里踢球,一接触就感觉自己着了迷。当时的成都有正规的足球俱乐部,我打电话给家人说我想去,家里人对足球完全没概念,说不收钱就可以去。而我想去的足球俱乐部收费是很贵的,结果最后还是没有去成。

在成都上了一年学以后,因为实在太想家,我又回到了稻城县。一下感觉足球从自己的世界中消失了,再也接触不到。

一直到初中毕业,我考到了康定中学,康定中学有足球场地,我又开始踢球了。而且对足球越来越疯狂,当时每天早自习时大家都在读书,只有我踢球。每天中午放学,为了抢占足球场地,我经常饭都不吃去踢球,结果营养跟不上,变得越来越瘦。父母把我带到医院检查,医生诊断后对我说:“你不需要吃药,好好吃饭就行了!”

高一的时候,康定中学举办第一届足球联赛,我担任班队队长。小组赛时,在点球大战上我们输了,没能继续比赛,我当时哭惨了。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对那场比赛还是耿耿于怀,我当时15岁。我想足球就是一项让人时而欢喜时而失意的运动,这也是它的魅力之一。

如今,在海拔4000米的球场上,四郎泽仁常常健步如飞,精准地传导着每一个球。踢球的间隙,他还会想起,多年前自己梦想成为一名职业球员的坚定信念,以及为了这个信念兜兜转转经历的种种。

四郎泽仁2006年世界杯,我成了阿根廷球星梅西的球迷,他当时留着长头发,也来自高原(潘帕斯高原),阿根廷队被称为“潘帕斯雄鹰”。那时候我觉得梅西就跟我们藏区高原的康巴汉子一样,看着他在球场上驰骋,我开始想,也许自己能成为藏族的第一个足球明星。

2006年,我们班打足球联赛,当时有经验的学长提出可以去找商家做球衣赞助,在同学们的怂恿下,放暑假时我直接去找当地的企业拉赞助。我还记得当时自己坐着电梯到了负责人办公室,鼓起勇气对他们说,“叔叔,我们想要几百块钱赞助,买球服”。

结果对方根本不理这茬,还说“什么赞助,我们还需要赞助呢,快走快走”。这件事当时对自己打击很大,消沉了好几天,最后还是班上同学自己凑钱买了球服。

现在回忆起来,那次失败的经验算是我初入社会时遇到的挫折,后面我才开始学会如何给球队拉赞助,如何组织、维护好一支球队。

2010年夏天,我参加花式足球挑战赛,进了成都赛区的前10名。在成都最繁华的春熙路表演,我当时特别开心,进一步坚定了要成为专业足球运动员的想法。

就在那年的9月,我大学还没毕业,就偷偷瞒着家人,生平第一次坐上火车,从成都火车北站出发前往北京。我希望在北京找到中国足协或者进入北京国安俱乐部,成为一名职业球员。

四郎泽仁我当时坐了一天一夜硬座,但感觉一点不累,因为我觉得自己是在奔向梦想。

到了北京,我第一件事就是给家里人打电话,告诉他们自己辍学来北京圆足球梦了。原本以为他们要骂我,结果没想到父亲却笑了,只是嘱咐我注意安全。我想他可能知道终究还是拗不过自己的儿子,也明白儿子对于梦想的执着。

在北京,我吃方便面,睡地下室,没法好好洗个澡。但不管多难,我都觉得是在为梦想努力,很值得。

当然,现在看起来当时自己想得太简单了,我谁也不认识,又没有介绍信,找了许多地方,没一个地方肯收留我。不断碰壁了20天后,我又坐火车回了四川。

回到四川后,我跑到成都希望加入当地的足球队,但球队的负责人告诉我,需要我家乡的足协开一封介绍信才行。但那个时候甘孜州还没有足协,我没有办法,只能回到学校继续读书。

当时我年纪还小,追梦路上遇到的种种挫折就像锤子一样砸在我心上,当时觉得可能足球就这样离我而去了吧。家里人也劝我,足球既然踢不出来,就老老实实找份工作吧。

大学毕业后,我参加了甘孜州公务员考试,回到家乡成为一名国家工作人员,繁忙的工作让我踢球的机会越来越少,但足球一直都在我的房间里,我每天都能看到它。

为了让足球技艺“不钝”,每天早上我都带着足球去晨跑,平时自己也会训练,可能心里始终对足球放不下吧。但那几年确实很少有机会踢比赛,踢过的次数掰着手指头就能数出来。

2017年,我因为工作调动,到了甘孜州理塘县,正碰上理塘县政府探索文旅体结合的新兴业态,县里大力加强体育基础设施建设,尤其对足球项目加大了发展力度。我由于自身经历,被抽调到理塘县教育体育局,帮助当地发展足球事业,组建理塘县足球队。

多年前,川西高原的孩子们尽管喜欢足球,但没场地、没足球、没老师。当地人这样描述当年踢球的情形:木棍立门框,篮球当足球,沙地作球场……

如今,这一切已发生了改变。2018年,一座在藏区极为罕见的标准11人制足球场在理塘落成,这座海拔近4000米的球场被云海环绕,放眼望去如同置身天空,被称为“天空球场”。2019年四川甘孜州成人男子业余足球赛就在这里举行。

四郎泽仁这在以前是不敢想象的。9年前如果有这个条件,也许我就能成为一名职业球员,但我觉得自己现在正在通过另一种方式实现少年时的梦想。

过去我们藏区的孩子想踢球却没有好的环境,现在我们要通过努力给他们创造良好的条件。

足球事业在理塘蓬勃发展,过去一年,我们举办了各种比赛,不仅有许多热爱足球的学生和其他群众参赛,还有很多农牧民和僧人前来观赛。足球运动不仅是一项竞技运动,还是一种精神运动,除了强健体魄,还能唤起大家拼搏与奋发向上的精神。

这里的孩子常年在高原生活,体力和耐力都好,再加上专业指导培训,我相信这里未来会出现足球明星。

采访结束,记者跟着四郎泽仁来到“天空球场”。蓝天白云下,不同年龄段的足球爱好者们在足球场上挥洒汗水,四郎泽仁与他的队友很快就进入了训练状态……

比赛很快就要到来。在四郎泽仁最熟悉的绿茵场上,他将以队长的身份带队迎接来自四川藏区各支球队的挑战,一如多年前那个追风少年一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